首頁 信托產品文章正文

有【HX信托-泰州醫藥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信托產品 2020-02-09 1 linbin123456

【HX信托-泰州醫藥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享┃┃全┃┃國┃┃超┃┃高┃┃返┃┃點┃........┃合同可面簽┃┃返點現結┃

買信托即享認購金額的1%-4%返利    買定融即享認購金額的4%-10%返利

-----------------《實時新聞》--------------------------

  二級市場心領神會,聞風而動1月22日至今的6個交易日,三五互聯股價日日錄得漲停,最新收盤價為11.26元/股,股價累計上漲了逾70%  然而,如此重大且對二級市場影響巨大的資產重組計劃,竟然都沒通過公司董事會審議  匪夷所思的是,公司在5日晚回復交易所問詢時透露,時任公司董秘、財務總監在了解該收購方案后提出不同意見,結果當晚就選擇了辭職  據公告披露,1月21日,龔少暉協調上海婉銳管理層與丁建生及時任董秘、財務總監會談,并要求簽署《重大資產重組意向協議》  時任董秘?財務總監認為要對標的公司進一步盡調,才能確定是否推進該交易當晚,二人就宣布辭職  此后,董事長兼總經理丁建生一人決策,簽署了上述協議公告則通過直通車迅速發了出去  “一個人決策”的三五互聯,引來交易所關注函:“是否屬于忽悠式重組?”  _  三位獨董懵圈,問“啥情況”  更加離譜的是,丁建生在作出上述重大決策之時,甚至都沒考慮讓董事會其他成員過個目  1月22日,三五互聯披露了此次籌劃重組提示性公告,公司三位獨董后來在公開渠道才看到消息,對此一無所知,遂向上市公司發函要求說明情況  對此,三五互聯解釋稱,該交易屬于重大事項需保密,所以沒有事先告知獨董,而原董秘已經離職,相關人員對信披業務不熟悉,沒能及時停牌  這種解釋頗為荒唐,既然時任董秘、財務總監都反對,并用離職來表達抗議,為何三五互聯還一意孤行要推進本次重組?  另外,身為董事長、總經理的丁建生,真的連最基本的信息披露規則都不了解嗎?  _  “垂簾”老板,任性決策  解鈴還須系鈴人一切的疑問最終要從此次交易的推動者——龔少暉身上找答案  _  對于龔少暉在此次交易中的作用,三五互聯是這樣描述的:“1月15日,經介紹人推薦,……龔少暉先生接觸了解標的公司(即上海婉銳)的基本情況……與標的公司通過幾日電話溝通后……1月21日,龔少暉先生協調標的公司管理層……與公司……會談溝通……實際控制人及標的公司要求公司……于2020年01月21日簽署《重大資產重組意向協議》……”  明顯可以看出,整個過程就是:龔少暉就是給上海婉銳打了幾通電話,第一次見面就要求上市公司簽協議這位實際控制人確實有有眼光有霸氣,一下就看中了收購方,并直接安排上市公司啟動方案了  其實,龔少暉除了是三五互聯實際控制人,根本沒有其他相關職務,既不是董事長,也不是總經理,本應交出的“法定代表人”,也沒有履行  2019年8月,三五互聯選舉新一屆董事會,龔少暉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按照《公司章程》:“公司董事長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上市公司向龔少暉發出辦理變更法定代表人的通知,可龔少暉因籌劃股權轉讓,直至目前仍未辦理相關手續  _  “神操作”背后有何算盤?  一邊計劃轉讓股份,一邊還給上市公司安排重組標的,這種看似有悖常理的操作,背后是龔少暉的“如意算盤”  今年1月10日,龔少暉簽訂協議,擬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9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5.196%)在滿足轉讓條件的前提下轉讓給財達證券5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財達5號”)  同時,龔少暉將該1900萬股股份對應的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參會權、監督建議權等權利,在轉讓協議正式簽署前委托給財達證券,并將另外14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3.828%)對應的同等權利委托給財達證券  彼時,交易所就下發問詢函,要求龔少暉就上述減持意向協議說明情況  需要特別關注的是,龔少暉彼時面臨高質押問題,其持有的三五互聯1.38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7.815%),已經質押了1.379億股,質押比例高達99.746%!  減持計劃安排妥當,龔少暉大大方方地走進廈門三五互聯大廈,上演了霸氣火速簽重組協議的一幕,三五互聯的股價“順勢”扶搖直上股權質押風險警報,就這么輕而易舉解除了!  不得不問一句:“我說了算”的任性節奏是挺震撼,可上市公司的合規性擺哪里了?

2月6日晚,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臨床試驗已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啟動。 據瑞德西韋臨床試驗項目負責人、中日友好醫院副院長曹彬教授介紹,總計擬入組761例患者,采用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方法展開。首位受藥的是一位68歲的男性重癥患者。

  二級市場心領神會,聞風而動1月22日至今的6個交易日,三五互聯股價日日錄得漲停,最新收盤價為11.26元/股,股價累計上漲了逾70%  然而,如此重大且對二級市場影響巨大的資產重組計劃,竟然都沒通過公司董事會審議  匪夷所思的是,公司在5日晚回復交易所問詢時透露,時任公司董秘、財務總監在了解該收購方案后提出不同意見,結果當晚就選擇了辭職  據公告披露,1月21日,龔少暉協調上海婉銳管理層與丁建生及時任董秘、財務總監會談,并要求簽署《重大資產重組意向協議》  時任董秘?財務總監認為要對標的公司進一步盡調,才能確定是否推進該交易當晚,二人就宣布辭職  此后,董事長兼總經理丁建生一人決策,簽署了上述協議公告則通過直通車迅速發了出去  “一個人決策”的三五互聯,引來交易所關注函:“是否屬于忽悠式重組?”  _  三位獨董懵圈,問“啥情況”  更加離譜的是,丁建生在作出上述重大決策之時,甚至都沒考慮讓董事會其他成員過個目  1月22日,三五互聯披露了此次籌劃重組提示性公告,公司三位獨董后來在公開渠道才看到消息,對此一無所知,遂向上市公司發函要求說明情況  對此,三五互聯解釋稱,該交易屬于重大事項需保密,所以沒有事先告知獨董,而原董秘已經離職,相關人員對信披業務不熟悉,沒能及時停牌  這種解釋頗為荒唐,既然時任董秘、財務HX信托-泰州醫藥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總監都反對,并用離職來表達抗議,為何三五互聯還一意孤行要推進本次重組?  另外,身為董事長、總經理的丁建生,真的連最基本的信息披露規則都不了解嗎?  _  “垂簾”老板,任性決策  解鈴還須系鈴人一切的疑問最終要從此次交易的推動者——龔少暉身上找答案  _  對于龔少暉在此次交易中的作用,三五互聯是這樣描述的:“1月15日,經介紹人推薦,……龔少暉先生接觸了解標的公司(即上海婉銳)的基本情況……與標的公司通過幾日電話溝通后……1月21日,龔少暉先生協調標的公司管理層……與公司……會談溝通……實際控制人及標的公司要求公司……于2020年01月21日簽署《重大資產重組意向協議》……”  明顯可以看出,整個過程就是:龔少暉就是給上海婉銳打了幾通電話,第一次見面就要求上市公司簽協議這位實際控制人確實有有眼光有霸氣,一下就看中了收購方,并直接安排上市公司啟動方案了  其實,龔少暉除了是三五互聯實際控制人,根本沒有其他相關職務,既不是董事長,也不是總經理,本應交出的“法定代表人”,也沒有履行  2019年8月,三五互聯選舉新一屆董事會,龔少暉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按照《公司章程》:“公司董事長為公司法定代表人”,上市公司向龔少暉發出辦理變更法定代表人的通知,可龔少暉因籌劃股權轉讓,直至目前仍未辦理相關手續  _  “神操作”背后有何算盤?  一邊計劃轉讓股份,一邊還給上市公司安排重組標的,這種看似有悖常理的操作,背后是龔少暉的“如意算盤”  今年1月10日,龔少暉簽訂協議,擬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19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5.196%)在滿足轉讓條件的前提下轉讓給財達證券5號集合資產管理計劃(下稱“財達5號”)  同時,龔少暉將該1900萬股股份對應的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參會權、監督建議權等權利,在轉讓協議正式簽署前委托給財達證券,并將另外1400萬股股份(占總股本的3.828%)對應的同等權利委托給財達證券  彼時,交易所就下發問詢函,要求龔少暉就上述減持意向協議說明情況  需要特別關注的是,龔少暉彼時面臨高質押問題,其持有的三五互聯1.383億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37.815%),已經質押了1.379億股,質押比例高達99.746%!  減持計劃安排妥當,龔少暉大大方方地走進廈門三五互聯大廈,上演了霸氣火速簽重組協議的一幕,三五互聯的股價“順勢”扶搖直上股權質押風險警報,就這么輕而易舉解除了!  不得不問一句:“我說了算”的任性節奏是挺震撼,可上市公司的合規性擺哪里了?

更多產品請咨詢信托資訊網

標簽: HX信托-泰州醫藥城集合資金信托計劃

發表評論

國民信托產品網信托產品,信托項目,信托,信托資訊,信托知識,信托交易 備案號:川ICP備66666666號 Z-BlogPHP強力驅動 主題by:隨然
快乐10分彩票 天津麻将开门口诀 2019年精准五尾中特 东方6+1开奖 友好广西棋牌正版 硅pu篮球场 友乐广西麻将安卓官网 三个半单双中特论坛 网络竞价赚钱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20选8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天津